您的位置
主页 > 最新政策 » 正文

老婆得梦游症每晚午夜出门,路上疯婆子拉住我:小心你老婆

来源:www.seahog-pk.com 点击:1721

1

曹兴洲最近有点担心。他的妻子李尧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梦游。

已经连续十多个晚上了。每当晚上十二点左右,李尧从床上起来,穿上衣服,来到胡同口。他笔直地坐在一个破石头堆上,等了很长时间,然后回家倒挂着睡觉。

在整个过程中,李耀面无表情,就像一个被操纵的木偶。

曹兴洲不敢阻止他,因为他听说叫醒梦游者很危险。

目前,这种疾病在医学上还没有明确的结论,也没有根治的方法。

曹兴洲有一个医生的好朋友,名叫王祥,是这个领域的专家。他给出了一个治疗计划,主要是心理治疗,辅以药物治疗。

这一天,曹兴洲下班后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小餐馆吃了点东西。这时,李尧仍在王祥进行心理治疗。他没有回来吃晚饭。曹兴洲不愿开火。这些天,他只是在外面吃了一口。

曹兴洲吃完饭正走回家时,在巷子里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。曹兴洲不知道老人的名字,只听说大家通常都叫她武陟。

武陂在这里属于一个外国家庭。她20多年前在这里游荡,出于某种原因一直住在这里。看到她的贫穷,人们清理了一所废弃的房子让她居住。

据说武陂的实际年龄没有她看上去的那么大。也许是她比普通人经历了更多的苦难,这加速了时间刀在她脸上刻画的速度。

武陂通常靠收集废品为生。此外,她还有一个特殊的收入来源。吴坡对阴阳有所了解。相信这些事情的人会找到吴伯来解决这些令人费解的问题。当然,这些人不会空手而来。

曹兴洲每次见到吴坡,都觉得阴沉沉的眼睛里有一丝寒意,让他觉得不舒服。这可能与吴坡的特殊职业有关。

这一次曹兴洲要加快脚步,尽快从武陂身边走过,但没想到武陂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曹兴洲有点惊讶。这些年来,虽然他和吴坡经常见面,但他们从来没有打过招呼,就像陌生人一样。不知为什么,武陂今天突然拦住了他。

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后,武陂首先问:“你妻子好些了吗?”

这一次曹兴洲也感受到了武陂的寒意,尤其是听到她沙哑的声音后。曹兴洲想尽快摆脱吴坡,但当人们友好地迎接他时,他不能就这样走开。

“谢谢你的关心。她正在接受治疗。”

曹兴洲漫不经心地回答,然后移到一边离开。但刚走出两步,我又听到了吴坡的声音。

“年轻人,我好心提醒你,你妻子的病没那么简单。”

好奇心减缓了曹兴洲的步伐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转过身来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武陂走到曹兴洲面前,走了两步后说:“你觉得你妻子生病时像个不同的人吗?”

曹兴洲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兴趣,有些不悦地说:“梦游的人就是这样。当他们梦游时,他们与正常人完全不同。”

说完曹兴洲又要离开了,但是吴坡的下一句话,让他的脚停在了原地。

"你没发现当你妻子生病时,她看起来像个人吗?"

“谁?”曹兴洲不由自主地问道。

“你认识这个人,她活着的时候常常坐在巷子口的碎石堆上,就像你妻子生病的时候一样。”

听了武陂的话,尤其是“活着的时候”,曹兴洲很快想起了一个人。这个人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化为一声雷鸣,震惊了他的手脚。

从前巷子里住着一个叫马蓝梅的女人。因为她的异常思维,人们在背后说她疯了。

马兰米是个正常人,因为十多年前她的女儿突然失踪,她受到极大的刺激,这慢慢让她发疯。

蓝梅一个月前因病去世。在她一生中,她经常独自坐在胡同口的石墩上,茫然地凝视着远方。

虽然她疯了,但她心里一直坚信,她女儿总有一天会回来的。但不幸的是,她一直等到去世,她不能等她的女儿。

在吴波的提醒下,曹兴洲觉得他的妻子李尧生病时看着马立克蓝梅,尤其是她坐在石墩上的时候。

曹兴洲惊恐地问:“老头,我知道你有特殊技能。你看到什么了吗?”

武陂的脸一张一张地排成一行,她看不到自己表情的变化。她压低声音说,“我猜你妻子可能被鬼附身了!”

曹兴洲惊呆了半天,才回过神来,颤抖着问: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

武陂接下来的话,很多曹兴洲都不明白,但他大概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武陂说,人死后,他们的灵魂都会进入坟墓,但那些在有生之年保留思想的灵魂可能会继续留在太阳下,思考他们一生中未完成的事情。这种痴迷越强烈,灵魂留在太阳下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妈妈蓝梅在女儿死前对她非常着迷。不言而喻,这种痴迷有多强烈。

曹兴洲听了武陂的话后,抱怨道:“那她为什么依恋我的妻子?”

武陂说:“毕竟,太阳是活人呆的地方。如果灵魂能够依附任何人,它就不会被迷惑。只有当灵魂遇到接近自己命运的人时,它才能到达上半身。”

曹兴洲不禁道安倒霉,但他突然想到,如果李尧是鬼上身,为什么平时还是正常人,只有晚上那时候才会发作?

听了曹兴洲的问题后,武陂说:“我刚才说太阳是人们呆的地方。即使一个人的灵魂在他自己身上,他也不能随心所欲。一般来说,只有在殷琦最重的夜晚,人们才能避开客人。”

曹兴洲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怎么能让她离开我妻子?”他已经相信了吴坡所说的七八点。“武陂说:“如果她能帮助她,但实现她的愿望,她自然会离开。”

曹兴洲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。等到他康复的时候,吴宝已经走了。

那天晚上,李尧又梦游出去后,曹兴洲跟着他。

那天晚上,李尧又梦游出去后,曹兴洲跟着他。

也许是因为曹兴洲白天听了吴坡的话后,总感觉到周围阵阵阴风。他的头发因极度恐惧而竖起来。有几次他不得不跑回去,但最后他还是跟着李尧来到了胡同口。

李尧像前几天一样,坐在碎石墩上,直视前方。曹兴洲看着李尧的背影,又看了看马立克蓝梅。

突然曹兴洲恍惚看见李尧转过头看着他。这张脸显然是已经死了的马蓝梅!

曹兴洲因极度恐惧差点晕倒。他尖叫着跑回家。走进房间后,曹兴洲一头扎进被子里,过了半天,他的哮喘才消退。

曹兴洲的心怦怦直跳。他不敢把头伸出被子。他总觉得马蓝梅正从外面盯着他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曹兴洲听到门开了,李尧回来了!

曹兴洲吓得喘不过气来。直到李尧躺在他身边,听不到声音,他才敢把头伸出被子。

李尧背对着他睡觉。想到妻子身体里还有另一个灵魂,曹兴洲再也不敢躺在床上了。

曹兴洲来到客厅,打开所有的灯,坐在沙发上直到天亮,甚至不敢闭上眼睛。

第二天一早,李尧看见曹兴洲满脸疲惫,眼圈发黑。他内疚地说,“因为我,你睡不好觉。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
曹兴洲假装没受伤,说:“这对夫妇说了什么对不起?”

话刚落,曹兴洲又问:“你在王祥呆了两天后,对治疗效果感觉如何?”

李尧揉了揉太阳穴,说道,“我不能肯定,但我白天还是觉得累,晚上回家时想睡觉。王祥说,这种疾病并不紧急,需要慢慢治疗。”

李尧不急,曹兴洲急。接下来的两天,他晚上一点都不敢睡觉,精神变得极度憔悴。曹兴洲知道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否则他不会被吓得要死,还会被折磨死。

这一天,曹兴洲带着两瓶罐头食品和一个

吴坡对曹兴洲的到来并不感到惊讶。曹兴洲放下罐子,递过红包,然后说:"老头,请帮我想办法摆脱我妻子身体里的鬼魂。"

现在曹兴洲已经完全相信了吴坡所说的话。

武陂说:“我不是说过只要我帮助蓝梅实现她的愿望,她的灵魂就会自然离开。”

曹兴洲苦着脸说:“老大爷,蓝梅等女儿已经等了十多年了。我怎样才能帮助她实现这个愿望?此外.

曹兴洲愣了一下,然后说:“再说,何素素还活着。”

曹兴洲说完这句话后,没有注意到吴坡脸上的变化。

武陂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,“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死了,也许我真的可以帮你。”曹兴洲兴奋得满脸通红:“什么办法?“

武陂没有说话。她找到了一张黄色的纸,很快就把它折叠成一个小人的形状。

折好黄纸后,武陂对曹兴洲说:“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死了,找到她的生物,把它们和这个纸人放在一起。当你妻子再次生病时,把这些东西烧到离你妻子三英尺以内。这样,马兰梅可以感觉到她的女孩,她的灵魂自然会去阴间。“武陂说得太好了,曹兴洲更相信她的话了。

“谢谢你,老头!”曹兴洲说着,接过纸,正要离开。

"等等。“武陂拦住曹兴洲,说:“我死前说的都不是平常的事。如果女孩的头发和指甲是从她身体里长出来的。你能找到它吗?”

曹兴洲转过身背对着吴坡,看不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,脸上满是冰冷。

曹兴洲听了武陂的话,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说,“我试试。”说完,他没有回头就走了。

武陂看着曹兴洲的背影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半天,好像冻僵了。

那天晚上,李尧梦游出去后,曹兴洲也走出了门。然而,他没有像以前那样跟着李尧,而是从小巷的另一边走到镇外。有一句话他不敢告诉吴坡。已经失踪十多年的何素素知道它在哪里。

(小说名称: 《梦游》,作者:红尘飘过大海。公开号码:都当实)



最新要闻